新利彩票

日照城中 千人齐奏拨接夜曲
  时间:2018-07-20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日照城中  千人齐奏拨接夜曲

□郭俊江



7月18日凌晨4点半,一列满载货物的火车“哐当哐当”从日照西站刚完成的拨接铁路线上驶过。半小时前,累计拨接线路近1000米的区间里落满了1800余名工人。

6个工点同时作业,3组道岔同步拨接,连夜鏖战5个小时,因日照西站站房建设于今年1月份借道青(岛)连(云港)铁路的兖石铁路成功归位。

 

夜间忽闻嘿唦   整装待发迎指令

下午7点钟的日照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指挥台上的大喇叭循环播放着的《铁道兵志在四方》和《好日子》听起来有点不太搭,拨接施工之前的两天,项目党支部书记刘根成要求现场管理人员把线路两旁的“中铁十二局”的彩旗全部作了更换。这种场面加上传来的“离别了天山千里雪……”的歌声,不由地会让人想起上世纪70年代生产大会战的场景。

轨道两旁的照明灯相继点亮,舞台的开场般的灯光聚焦在上千名工人身上,即将上场的工人们抬着钢轨朝铁路线防护栅栏靠近,作业时间的紧张让每一步前期的准备工作看起来都极为重要。此时,不知谁家劳务队的“女当家”也钻进队伍里,“我们不比他们差,抬起来,走,一二,一二……”

8点一刻,指挥部旁的空地上开始有大巴车的停驻,工人们陆陆续续从车上跳下来,狭窄的过道里放满了铁锹、洋镐、铁锤、绳子……另外一端的工人则肩扛铁锹从铁路线下的涵洞里走出来,把家伙什放在离作业工点最近的地方。

9点半左右,工人队伍开始集结,靠近指挥部铁路线的一侧人头攒动。来自贵州六盘水的队伍正聚在一起,工人们正靠在路基边坡的道砟上,嘴里吧嗒吧嗒地抽着从老家带来的烟叶,等待开拔进场。

劳务队负责人老徐走到临时指挥部,散了一圈香烟后,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开始说道:“今晚我的队伍足足有900余人,占到将近一半的份额,这些人大都来自广西、贵州两地,都是我从附近的工地调过来的,我的队伍都很年轻的,二三十岁的中青年大有人在。”自然而然,老徐的队伍被安排在兖州方向的南部施工,三组道岔的拨接都在这一块,任务最重。

此时的项目副经理刘海峰坐在拨接指挥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,手里拿着拨接期间需要他现场播报的作业时间和作业内容。“300分钟的时间,我们切割成了9段,每段具体的作业内容都严格把控。”刘海峰介绍,原本8个小时的作业时间,突然被压缩至5个小时,“只留给我们100分钟的连通线路时间,压力大,风险也大。”项目党支部书记刘根成补充道。

“常说的一句话,封锁工地不养闲人,各位负责人要把工人们看管好,一点都不可以怠慢,体现青连人不懈精神,弘扬铁建铁军精神。”为了鼓舞士气,参加拨接施工的劳务队“领班”拿着扩音喇叭站在垛起来的道砟上讲话。讲到最后,又号召工人喊口号,“嘿唦、嘿唦”的号子声突然响起来,刘根成感慨道,“这种场面很震撼,以后将会越来越少了。”

 

嘈嘈切切错杂干  横拨竖移连通线

晚上10点45分,自兖州方向开往日照西的最后一列火车驶过。

项目负责人兼拨接施工总指挥李军保吹响了上场的“冲锋号”,完整的一道铁路线栅栏开始被工人一截一截地撕开,工人们踩着小碎步到达原指定的工点,开始动了起来。

“11点到11点10分,锯轨,清除枕间袋装道砟,穿搭124号道岔横向滑轨。”从百米外的临时搭设的指挥台上传来了刘海峰的第一道命令。

3分钟过后,十几米长的钢轨被切割开,两人一杠,十几人一队,一截截旧钢轨就这样被拆除下来,抬放在预定的位置上。

据悉,锯轨作业是困扰项目技术负责人马伟平的一大问题,兖石线锁定轨温为27℃,夜间轨温平均在35℃—40℃。在7月11日进行104#、124#岔前保护轨更换时,锯轨时间最长为70分钟,在平时也就是三五分钟的作业一下翻了十几倍,“锯轨时发生应力,在持续的高温下热胀冷缩,锯片经常被卡死。”

“没办法,还得从方案优化着手。”之后项目部不得不把钢轨和轨枕连接处的扣件解除,后将钢轨支起进行锯轨作业。为保证线路正常运营,需要工务专业在接头位置安装接头夹板并上10.9级高强螺栓确保线路连通,电务安装跳线确保轨道电路连通。

穿搭横向滑轨、横移、穿搭纵向滑轨、纵移、连通岔前岔后线路。看似简单的横推竖移,由于无法借力大型机械,囿于紧张的节奏,要素超强超配成了唯一的捷径。“12#道岔我们每组配备了150人,18#每组200人。”要素的超强超配是此次拨接成功最基本的保障,工程部长蔡兆泰接着说到,“线路拨接达到每米1人。”人员的超强超配只是基础,按照拨接方案,此次拨接点内焊接数量为28个接头,但现场实际配置了17个焊轨班组、34套焊轨设备,超配6套。

随着时间争分夺秒流逝,工人们挂在栅栏上的七零八落的桶装矿泉水已经下了一大半。寂静的夜空下,阵阵抬号子声与机器的轰鸣声交织在一起,此起披伏。尽管日照城紧邻黄海,但吹来的海风并未让火热的施工场面有一丝凉意。

与钢轨焊接同步进行的是回砟,工人们一字排开,将事先装在白色的编织袋里的道砟,传接到轨道线上,狠狠地砸进两根枕木间。“本次拨接施工前共装道砟25000袋合计320方。”党支部书记刘根成边走边介绍。

 

今夜闻奏拨接曲  千人奋战到天明

凌晨三点钟,紧张的施工气氛开始消散,嘿唦的号子声已经销声匿迹,在靠近路基边坡的空地上,三三两两的工人铺着塑料袋进行短暂的休息。

不远处的捣固大机开过来,走走停停,需要等待工人们把轨道间的道砟填满,而捣固机一过,又需要人工继续补砟。此时,捣固最先完成的区间段的工人们已经开始收拾家伙什儿,不能把工具留在轨道上,这是最基本的常识。

此时二工区技术主管郝鸿宪正在拨接完的轨道线路上“游走”,检查是最后一项工序。据了解,今年被评为2018年十佳毕业大学生的郝鸿宪,作为代表要在大学生新员工的迎新会上发言,但此时的他眼里只有活,拨接施工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,“实在走不开,拨接完也许直接坐飞机赶回去,还能赶得上。”说完后就转身扎进人堆。

在刘根成的眼里,这些小伙子成长的都很快,在施工现场都能够独挡一面。六个月前的那个18号的那个晚上,郝鸿宪就站在今晚拨接施工的地方,不同的是,那是一场一级封锁施工。施工前一刻,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分享了一条动态:一则扒砟的短视频配文“战斗已打响”。尽管今晚的任务相对上一次更为繁重,但已经经历过一次拨接施工的郝鸿宪显得更为淡定。

凌晨4点整,拨接施工结束,项目部在临时指挥所旁的空地上燃放了烟花,五彩十色的火光让本就已经微微亮的天空明亮了起来,此时的刘根成正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回项目,而李军保则要赶往另一个地方,“开拨接总结回去了。”刘根成说。

青年突击队、中铁十二局集团、国旗、共青团旗、党员示范岗,五面红旗依次排开,在照明灯下,迎风飘展。

“未按照施工方案进行”“准备工作不充分”“挖掘机使用可行性未能事先验证”……7月20日下午两点半,李军保召集了当晚参加拨接施工的几支劳务队负责任开总结会。据悉,青连项目部在接下来的15天内还有7组道岔拨接,施工任务量大,施工条件没前没有这两次的封锁施工那么好,不能出错。

“不是问责,而是要搞明白哪个环节延缓了拨接进程,怎么样能变得更快。”李军保在会上说到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友情链接:幸运快乐8  幸运快乐8  幸运快乐8开奖  幸运快乐8官网  幸运快乐8开奖直播  幸运快乐8  幸运快乐8开奖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